晴時多雲

限制級
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。
根據「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」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,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,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。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(TICRF)網站:http://www.ticrf.org.tw

【藝週末.藝週設計人物】符號轉生,文化新詮─周裕穎的創意思維

2024/07/06 05:30

周裕穎。

文.攝影/林昱晴

所有的服裝都訴說著自身的故事,關於它們如何被製造、它們架構起怎樣的靈感、它們反映著怎樣的時代精神。穿梭於歷史之間,周裕穎探索著符號的能量,除了將自我的創作意念投入其中,更串接起設計者看待人間物事的人生態度。憑藉裁剪技藝與符號的運用,為故宮與歷史博物館典藏文物注入潮流基因,將董陽孜、常玉、莊普、江賢二等藝術家的作品,轉化為行走的美學風景,更賦予舊衣與廢棄物料第2次生命,周裕穎思考的是:「如何超越流行趨勢的局限,創造具有思想的服裝?」

「醜比美更美?」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悖論嗎?語言符號學者暨美學評論家艾可(Umberto Eco)在爬梳人類文化歷史脈絡對眼睛所及事物的觀點呈現後,書寫了《美的歷史》與《醜的歷史》兩部巨作,他將關注焦點集中在人們眼界被重新啟動的那一刻,嘗試從藝術史的視野,解讀「全新視角與姿態所獲得的美,更為與眾不同」的觀點。艾可橫貫古今地讓時代的符號學,在反差中轉生。

周裕穎將國立歷史博物館典藏的劉國松作品〈地球何許〉重現於服裝造型之上。

符號是一切創意的起點

醜,是美的過之與不及,也是毫不受限的創意狂歡。如何反轉符號?周裕穎的觀點自成一格。「我的創作思維主要受到羅蘭.巴特(Roland Barthes)符號學的影響。舉例來說,協調、合乎比例是一種美的表現,但千禧年期間Prada的創作常是美中帶一點醜,大膽擁抱『醜的美學』(Ugly Chic),重新定義了大眾對於美的認知。當你將不合審美常理的元素注入造形的創意之中,異常鮮明的古怪形象,讓人無法理解,反而引發人們的好奇與關注。」周裕穎在義大利米蘭多莫斯設計學院(Domus Academy)學到的不只是技術的層面,更多的是概念的發想與思維的展開,特別是將符號學視為主導創意發展的線索,「就像菲利浦.史塔克(Philippe Starck)最為知名的〈幽靈椅〉(Ghost Chair),將路易14時代的古典椅輪廓,以現代廉價的壓克力材質製成,這就是符號天秤兩端價值邏輯的矛盾與衝撞。我的作品所擷取的符號總是處於天秤的兩端,而創意的美感往往來自於彼此調和交融的感官比例。」

周裕穎珍藏的比利時設計師馬丁.馬吉拉(Martin Margiela)作品。

舉凡法國藝術家杜象(Marcel Duchamp)挪用「現成物」的手法,將小便斗轉換為雕塑作品〈噴泉〉;赫斯特(Damien Hirst)將動物標本、骷顱頭與極度奢華的鑽石、抽象無形的生命加以連結;班克斯(Banksy)將古典主義的畫作重新改造;KAWS將公車站的品牌海報重新塗鴉……在周裕穎眼中,這些藝術家的創作重點都在於符號學的轉換,「我現在的創作,都是用符號來做設計。」

在「RE!ART」永續藝術展中,周裕穎將剪裁後剩下的布塊重新排列,組成1/2比例大小的小型服裝。周裕穎將名畫複製品結合幾何地毯布塊進行再創的「RE!ART」系列作品。

文化符號的衝撞與交融

創意發想的過程是一個激活眾人感官經驗的觸媒,周裕穎的強項在於如同遣詞造句般,組裝時尚造形中的符號圖像,藉由能夠引發共鳴的美感元素,撩撥起你我腦海裡的記憶與感知,即便是文化符號,也是如此。

在藝術家董陽孜以書法線條挑戰時尚設計的「讀衣」展覽計畫中,周裕穎透過服裝結構、布料、製作手法等細節,以及衣飾線條之美,做出具體回應,呈現漢字書法藝術的無限可能。不論是墨分五色的焦、濃、重、淡、清,或運用創新技術結合墨寶線條,感知自然現象的震撼奇觀,甚至響應環保趨勢的永續再造精神,以二手回收衣創作具有四季意象的服裝造形,進而實現文字藝術與時尚美學「至大無外」──無盡藏、無處不在、無所不達、無可限量的深意與底蘊。

周裕穎將藝術家江賢二的「比西里岸之夢」系列作品,轉化為複合媒材創作。周裕穎重新演繹藝術家莊普以1公分見方印章蓋印上萬次的經典「方寸印畫」。

在與故宮的合作項目中,周裕穎運用怎樣的思維,轉化古今的切換,讓它既有當代的美感,卻又能夠突顯文物不隨時光而逝的永恆之美?「一切還是基於符號學的思維。在『國際化、在地化、青春化』的主軸下,我挑選了〈翠玉白菜〉、〈肉形石〉、〈快雪時晴帖〉、顏真卿〈祭姪文稿〉等故宮10大國寶,邀請5位工藝師親自參與創作,例如天染工坊陳景林的藍染工藝,就再現了宋代范寬的〈谿山行旅圖〉。透過選件與創意的連結,在紐約時裝週發表,透過國寶加乘國寶的策展概念,將台灣在地的人間工藝國寶與華夏文物的典藏國寶進行組合。這樣的衝撞感,其實就是呼應我所說的,透過不同世代的符號,互相衝撞,彼此交融,將故宮經典文物的精神,帶入國際的視野。」在符號、物質與史觀的碰撞與交融之間,他以文化為載體,自如地嫁接符號,開展文物的無限價值。

天染工坊陳景林的藍染工藝,再現了宋代范寬的〈谿山行旅圖〉。

符號就是觀念的宣言

常玉的東方筆觸和西方用色,向我們傳達了20世紀初的巴黎,如何成為現代藝術蓬勃發展的應許之地。經由董陽孜的分享,周裕穎進入了常玉的畫中世界。詩人徐志摩曾將常玉筆下圓潤豐滿而動人有力的裸女,形容為擁有「宇宙大腿」;周裕穎將常玉筆下經由線條簡化的人體意象,解構出形、靈、魂的脈絡,設計了逾30件系列作品。「形」是轉換圖像的形貌,將盆栽圖案由平面化為刺繡;「靈」則萃取常玉華麗孤獨的一生,如同畫中原野上的動物,亦如龜裂的油彩;「魂」回歸畫家一世倜儻的風格,將常玉筆觸的人體意象,重現於衣裝之上。

周裕穎與國立歷史博物館合作於2017年在紐約時裝週發表的「遇見常玉MEET SANYU」時裝秀海報。周裕穎將常玉筆觸的人體意象,重現於衣裝之上。周裕穎將常玉筆下經由線條簡化的人體意象,解構出形、靈、魂的脈絡。

「創作一個系列,就是突破個人思維的一次機會。」藝術家與創作者藉由符號提出宣言,周裕穎發起了「先驅者沙龍」時尚秀,對他而言,所有既定觀念與階級的存在,就是為了被打破。第1場「先驅者沙龍」概念來自印象派畫家馬奈的「落選者沙龍」展,以此向時尚界的先驅致敬,他以結合舞台劇的演出形式,傳達了「有些時候,觀點走在時代前面並不是壞事」的信念;第2場「先驅者沙龍」則是以紐約傳奇夜店「五四俱樂部」為題,重現了匯聚明星、名人、潮流次文化等時代符號的社交名利場,普普藝術家安迪.沃荷(Andy Warhol)曾這麼說:「『五四俱樂部』門外是獨裁主義,門內是民主的世界,人人都可以當明星,每個人在這裡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樂趣。」周裕穎認為在娛樂至上的世界裡,符號與服裝的力量遠大於一切,「『五四俱樂部』外面都是階級,但一旦進了門就是世界大同。在那裡,只靠服裝就可以打破階級。」

在符號的推送下,時代不斷迭代向前。對周裕穎來說,符號本身就是釋放無數訊息與能量的巨大場域。每天都有新的符號取代前一波的符號,而所有的符號,都是時間的針腳一針一線縫製、記錄時代的開端。

周裕穎工作室以「先驅者沙龍」為名。

周裕穎小檔案

自創品牌JUST IN XX,台灣第1位獲選進入紐約官方時裝週的設計師品牌,現已6度登上紐約時裝週,同時也是2021東京奧運、2024巴黎奧運中華代表團進場服裝設計師。曾與國立故宮博物院、國立歷史博物館聯名合作,擅長透過設計將高級時裝與台灣藝術、工藝文化完美結合。

1977年 出生於高雄。

2017年 於紐約時裝週發表與國立歷史博物館合作的「遇見常玉MEET SANYU」時裝秀。

2018年 與國立故宮博物院聯名合作之「Super linXX超脫」系列服裝登上紐約時裝週。

2024年 於國立歷史博物館重新開幕之際,策畫「與史博同行」跨界大秀。

☆藝文新聞不漏接,按讚追蹤粉絲頁
☆更多重要藝文新聞訊息,請上自由藝文網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網友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