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時多雲

限制級
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。
根據「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」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,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,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。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(TICRF)網站:http://www.ticrf.org.tw

5-2【藝週末.城市散步】家常的感受,平凡的輝煌——台北:一座從水中浮出的城市

2024/06/29 05:30

請為您成長或居住的台北市行政區域寫生。

張惠菁:這個城市位在台北盆地,歷史上它的所在地曾經是一個沼澤湖泊。當我從陽明山上俯瞰微光閃閃的台北,經常覺得它還是一座從水中浮出的城市。

淡水河與水上的台北。(資料照)

張亦絢:一個小學生走來,大大站定。我問:你迷路?他說:不,我正在回家的路上。我稱讚了他長耳朵的傘(兔子造形)。他得償所願,還說了吉祥話。此乃介於寂寞與不寂寞之間的本鄉(木柵)情調。

黃麗群:好普通,但也好在普通。

如果有三個關鍵字是只能屬於台北市的?

張惠菁:淡水河,高樓間的天空,黃昏時的城市立面。「只能」這個限制太難了,台北有的東西,台灣其他城市多少也都有。台北的樓不算太密集,樓與樓之間有大片的天空。黃昏時候,亞熱帶陽光淡淡的金黃色灑在捷運、橋梁、大樓的立面,甚至在家家戶戶的鋁門窗上,有種家常的感受,平凡的輝煌。淡水河水系,跟歷史上台北盆地人群的移動很有關。

[2]

張亦絢:惡:雖已在對中正紀念堂做空間解嚴,但太不夠──不義遺址到處有,但台北忍受得很龐然。奸(商):我喜歡「商」,因做生意是有創造力。但「反商」的「奸商」,會製造掠奪與無情的空間,使我城受磨難。客:我算落腳台北第三代,會有天長地久感。但前幾代因求學才來的「客氣」,還在記憶中。碰到「新客」,除「新」之外,也覺像「前人」。在這誰都有點海角天涯,都很台北人、台北客。

黃麗群:蒸。還需要解釋嗎?我每天是一顆包子。吃太飽的時候兩顆。鬆。或許因為台北於我很家常,很少感到台北緊迫的一面,反而覺得它像一套穿熟的休閒服,也不失體面,身體在其中也有空間。台北人走路我也覺得慢。穩。易於駕馭的城市尺度、優秀的治安環境與還不錯的基礎建設、大多數居民願意隨時打開個人界線幫助陌生他人。有時大家討論台北的「安全感」,我想它有比安全感再多角度的一點「穩」,來自於上述各種空間與系統與人的加總。

總統府曾舉辦全球首創的「來去總統府住一晚」,台北有哪一處也是您心中的「夢寐以求」?

張惠菁:如果能在淡水河上待一個日夜。有一回,我在清晨時分站在台北橋上,背後是河口的方向,眼前是大稻埕、萬華方向,給我一種從河的角度的台北視角。雖然淡水河就在我們身邊,但我們不常擁有從河面觀看陸地的視角。

張亦絢:曹永和故居。放眼世界,少有那麼有趣又詩意的史家。了不起的文化泉眼。若保存不了,我會記恨一輩子。史稱「奪寶之恨」。

曹永和故居。(文化局提供)

黃麗群:我在小巨蛋附近住了很多年,夢寐以求的是從前松山菸廠裡的一千棵樹。過去若由南京光復路口一路散步到國父紀念館,每經過光復南路舊菸廠外那一段,明明是交通繁忙的幹道,卻會忽然出現八方風起的體感,天往更天之處推升,地往更地的之處深沉,很後來才知道原來那當中藏著有小小的森林。「夢寐以求」四個字其實並不總是美,我必須承認,現在若經過大巨蛋現址,內心會分泌出如今這年紀已很少產生的憎恨。

☆藝文新聞不漏接,按讚追蹤粉絲頁
☆更多重要藝文新聞訊息,請上自由藝文網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網友回應